北宋文豪苏轼与凤翔东湖、杭州西湖有哪些历史渊源?

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”这句诗出自宋代诗人苏轼的《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》。诗中,苏轼把西湖比喻成风姿绰约的美人西施,不管晴姿雨态还是花朝月夕,都美妙无比,令人神往。这个比喻得到后世的公认,从此,“西子湖”就成了西湖的别称。

但,你可知道,在遥远的西北,同样有一个风景秀丽的湖,名曰凤翔东湖。北宋时期由苏轼倡导修建。因此,凤翔东湖也被称为杭州西湖的“姊妹湖”!那么,凤翔东湖、杭州西湖与苏轼到底有着怎样的历史渊源?苏轼在凤翔又做出了哪些功绩?今天,就让我们一起穿越历史,跟随着苏轼的脚步,去感受那段尘封的历史!

穿越历史 品味苏轼的勤政爱民情怀

也许是苏轼与凤翔有缘。公元1056年,苏轼和苏辙在父亲苏洵的带领下前往北宋都城汴京(今开封)参加考试。他们由老家四川眉山出川北上,途径凤翔之时,被柳林酒的香味所吸引,在之后的时光里,苏轼时常会怀念这杯凤香美酒。

而事情就是这么巧合。公元1061年,苏轼参加了宋仁宗亲自主持的崇政殿考试后一举中第,被朝廷授官大理评事、签书凤翔府判官之职。至此,苏轼正式与凤翔“结缘”,开启了凤翔三年的仕途生涯。

2bc0d6d4d17042f0843c494235041d37noop.image_

凤翔东湖

在任期间,他体察民情,免除积欠,维护政府法令,改革衙前之役,减轻赋税,治理水灾,被人们亲切的称为“苏贤良”。

为了彻底解决水患灾害,他主持兴修了古饮凤池,引城西北凤凰泉水注入,种莲植柳,建亭修桥,筑楼成阁,改名东湖。据《凤翔县志》记载,凤翔东湖“水多则蓄之,以防涨溢;干旱则泄之,以润田畴。”而苏轼所修建的凤翔东湖,集亭、台、楼、阁、廊、堂等古代建筑精华于一处,为凤翔人民修建了一个风景秀丽的休闲游玩场所,也成为宋代北方古园林典范。

af84e45d30b941e6b45f07bf98944ffanoop.image_

凤翔东湖

时隔二十多年后,公元1089年,苏轼任杭州知州。当时杭州西湖淤积严重,因费钱费力遂久弃不用,百姓饮水困难。苏轼到任后,为解决百姓饮水问题,同时满足灌溉需求,他根据在凤翔修建东湖的经验,重新疏浚西湖,将湖底淤泥堆积成一道贯穿南北的长堤,方便百姓通行。同时在长堤上种上庄稼以解决日后修葺、治理费用,一举多得。大堤修建完成后,西湖重新蓄水,六井也再次启用。另外,苏轼还安排人在大堤上种植芙蓉、杨柳,为西湖增添了一道美丽的风景。如今的苏公堤已经成为“西湖十景”之首,置身其中,如入仙境……

a8418ff9c97349408a40c01acfea0320noop.image_

杭州西湖

现如今,苏轼修建的凤翔东湖与杭州西湖两湖南北遥望,风景秀丽,造福一方百姓,东湖和西湖也被亲切的称为是“姊妹湖”。有诗曰:“东湖暂让西湖美,西湖却知东湖先。”其实不管是凤翔东湖还是杭州西湖,他们都是苏轼勤政为民、心系天下苍生的体现!

苏轼修筑的凤翔东湖,既给东湖留下了赏心悦目的美景,也为后人留下了一大笔宝贵的文化财富。他为东湖而写的诗文共有一百八十多篇,其中千古传唱的名篇就有《喜雨亭记》、《凌虚台记》、《凤鸣驿记》、《思治记》、《凌虚台诗》等。现在的凤翔东湖已经成为人们缅怀苏轼的心灵栖居之所。

f0bacdfd36214ea1991158edd2e90359noop.image_

凤翔东湖

凤翔东湖,虽不如杭州西湖那样名扬四海,但这颗八百里秦川中的明珠,同样熠熠生辉。千年之后,当我们在凤翔东湖寻找苏东坡,依然可以在这片土地上,看到他为国为民的情怀和卓越的政治实践所投下的影子。

在今天的凤翔街头,随处可见苏轼在凤翔任职期间官榷予民、公正司法、疏浚东湖、改善漕运、礼孔崇儒等典故版画,其人物镌刻形态迥异,风物相宜,精神照人。每当这时节,驻足者总能体会到当年苏轼在凤翔呕心沥血心系百姓的事迹。

因酒结缘 一代才子振兴凤翔酒业

凤翔是有名的历史文化名城,也是香飘古今、名扬中外的酒乡!从周秦时期开始,这片土地上就酒香四溢。

西周初年,周公东征平定“三监”及武庚叛乱,获胜回归后在周庙进行祭祀活动,借“秦酓”(今柳林酒)重赏东征功臣。2600多年前,秦穆公时期,“穆公赐酒”、“投河劳师”的典故更是让柳林酒深入人心。汉代,秦酒随着丝绸之路而远飘西域,唐代吏部侍郎裴行俭将柳林酒献于高宗,成为宫廷御酒!及至宋代,在苏轼的大力倡导下,柳林酒(时称凤翔橐泉酒)大放异彩。

eb814f1a043649c5a1acc2b435f0edecnoop.image_

凤翔区苏轼雕塑

嘉祐六年岁末(公元1061年),苏轼正式出任凤翔府签判一职,辅助太守掌管文书。本着为民谋福的初心,苏轼向朝廷提出了一整套振兴凤翔酒业的措施。简单来说就是把官卖转给民卖,“让利于民”的同时征收一定的税收来保证财政收入。

据《凤翔县志》记载,宋朝实行“榷酤”制度。三京官造曲,民间需从京官手中买曲,在城内置作坊酿酒。凤翔城内、乡镇、里闾酿酒者极多,以所定岁课纳税,税利较大,所收之遗利,以助边费。仁宗时,实行官方卖曲,抑制酒业发展,实则令行而禁不止,官失其利,民亦不便。

b65dd6df51814dda8eb42a2d885a02ecnoop.image_

凤翔县志

苏轼任职凤翔时,在《上韩魏公论场务书》中说:“凤翔、京兆郡者,陕西之囊橐也”。他提出:“失之酒课,而偿之以税缗”。即官家不再卖曲而收税,得到朝廷同意,凤翔酒业兴旺发达。酒税成为当时政府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。苏轼以一己之力改变了凤翔酒业的格局,这不但调动了酿酒商人的积极性,使凤翔酒业大振,而且增加了当地的财政收入。神宗熙宁十一年(1077)前,凤翔酒税收入在天下诸州酒税岁课中占居第三位。“凤翔橐泉”酒也极负盛名。

也正是出于对柳林酒的喜爱,苏轼在喜雨亭落成之日,“举杯于亭上”,邀朋欢盏,畅饮柳林美酒,与民同乐。“花开酒美曷不